几度欢喜几度愁

19号,结束了我外出学画的生涯,回到八中,那种莫名的压抑感再次袭来,看着同学们打牌聊天,想想只有一百多天了,他们还这样浑浑噩噩,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我们画室搬迁后,正好和郑州大学新区对门,那些天,我总往郑大校园里跑,一次还和朝玺将校园转了多半,站在那个楼梯的最尽头,环视郑大校园和操场,有种很自卑的心理,虽然这个学校还算不上我理想中的学校,但只是站在那里,就觉得自己走了太多弯路,甚至连自己生在巩义这个事实都成了我埋怨的理由。巩义的教育怎么就那么烂呢?农村人经常嘲笑城市人,没见过庄稼,现在想起来,感觉更像是对自己身处环境低下的安慰。
我说这些并不是在唾弃自己长大的地方,要说我能有这些感想,还多亏了八中在我没地方去的时候收留了我,让我能碰到美术生这个事情,让我能进画室跟着老师去适应郑州这个城市。
在郑州,站在路上,我不止一次的在心里默念,这个地方,不属于我,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。每次想到这里,心中总是酸酸的。
在学校呆了两天后,终于受不了这个让我压抑的环境,七个月前出去的时候,他们那么的无知,现在回来,他们依旧。刚好她给我发了条短信说她们学校正在招收艺术生,还专门开了个班,不过没有理科,我当时也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联系了那个老师,他说得问问上面,第二天手机充完电就联系了他,可以。给专业课老师打了电话问了问,他说也值,但就是价格高了点。一半是激动一半是担心,怀着忐忑的心给父亲打了电话,他先是说我,埋怨,不过最终还是勉强答应了。
很多感受,真的没办法形容,第一次晚上大半夜不睡觉在qq空间里发感想,(之前挺鄙视腾讯的东西,明明知道qq拼音比搜狗的顺畅点,但还是以它不够智能将其卸载,没想到那家伙还待在卸载列表里不走了)开始没多少人理会,后来渐渐的转载和分享的人就越来越多,今天体育课马雪娇回来时还问那是不是我写的,他们寝室还有人专门念了下。这是第一次我将自己真实的想法说给那么多人听。
哎,明天去市直插班,就算跟不上,为了那些钱,逼着自己也要硬着头皮上。